荷花小令
荷花开得很拥挤,很喧嚣。这头漫向那头,一丘田,一垄田,水塘,水圳,红红绿绿,红红粉粉,巨幅彩画耀得你眼睛晶亮。

■黄良海

荷花开得很拥挤,很喧嚣。这头漫向那头,一丘田,一垄田,水塘,水圳,红红绿绿,红红粉粉,巨幅彩画耀得你眼睛晶亮。

数不清的荷花,三生有约,齐刷刷一起开放。

是张大千端着小孩,屁股蘸墨汁,戳了一个又一个印章,而后,打翻了颜料盒,泼在大地这张宣纸上。

红得标致,粉得肥嘟嘟,白得无邪,绿得油光。

那花骨朵,像饱含深情的毛笔,缠缠绵绵,书写着对天空炙热的爱恋。

那半开的花儿,像羞羞答答的妙龄少女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

那花瓣舒展的白荷花,落落大方,雍容典雅,是贵妇人。花蕊杏黄,针针娇美,入药宝钗的冷香丸。白,纯也,蕊,精髓也。阅尽世态炎凉,超凡脱俗,方有冰心一片。

出门走走。毛边月亮跃出巅峰,光从山的边际飞也似地铺过来,天空变得橘黄金红,再层层褪去色斑,终于空明无色,远远近近,都笼罩薄烟,一缕缕,像千年光阴倒流。

骤雨初歇,绿托盘滚动着从天而落的玉珠。月色朦胧,玉珠更加玲珑精致,倾国倾城。不假雕琢,本色本真,如不可复制的宝物!

月亮倒是比屋里亮堂。深深地呼吸,空气清爽,直入肺腑,又有清香甘甜包裹。

被香推着走。峰回路转,那香,汹涌激荡,成了香的河流。人在其中,沉沉浮浮,沉醉不知归路。

眼里,手里,心里,都是香。伸手拥抱,香趁虚而逃。美好的东西不能独享,会学会分享共享。

蝴蝶蜻蜓不知疲倦,低飞,转圈。鸟儿归巢,却还在卖弄歌喉,与荷香道声惬意。鱼戏莲叶间,水波漾开,声响清脆。既而,一切归于平静。

荷茎林林,莲蓬仰面,低垂,耷拉,缀满了呼之欲出的宝石。

脚步缓了下来,思绪停了下来。站在田埂上,眼睛不知看向何处。

月光,磨碎了的银粉,从田田荷叶空隙漏下,一缕,一线,漏下……

屏息,掬月光闻闻,嫦娥玉兔不是桂香,竟然是荷花香。不,还有荷叶香。宝玉心心念念的荷叶汤,不就是借新荷叶做的吗?

弥漫,盈满,扩散,田垄里,山谷间,挤满了荷香。浸泡其中,迷糊着,如醉酒一般。抬头,与月对望,浮躁顿时安然:生命力最旺盛的夏天,犹如纯净的河流在心上缓缓流过。

月亮在上,我成了皎皎月色映照着一株荷。

去看望退休赋闲在家的刘老师。

一杯清茶,一卷红楼,一管湖笔,一本笔记,一张清癯的脸。安闲自乐,岁月静好。

勾起我不曾远去的记忆。指缝间溜走的时间,还有书香。

中等身材,粗眉毛的刘老师斜视着书本,摇头晃脑,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”“最喜小儿亡赖,溪头卧剥莲蓬。”时不时,做滑稽的手势,夹着土腥味的普通话,抑扬顿挫。我们憋不住哂笑。

作文本上布满了红笔迹。他喜欢在课堂上念他自己发在报纸上的文章。那时,我总觉得他身上有神秘的法宝,能把文字变成铅字,可以换到汇票,乡下的老师无形中高大了许多。

我是语文课代表,送作业本去刘老师房间。三十多年前,踩得楼板喳喳响的瓦屋子既是卧室也是办公室。烂乒乓球桌拼成的书桌,铺着浅黄色的毛边纸,墨汁未干,浓淡疏密,渲染留白印章,颇有“留得枯荷听雨声”的神韵。

刘老师退休后,联系乡里其他退休干部和社会爱心人士,四处奔走,筹集资金,建立了民间的教育基金会。暑假,红色的录取通知书喜庆,吉祥。教育基金会总会送上鼓励与奖励。

陪刘老师走出院门。一大片荷塘延伸到佛子岭山麓。阡陌交通,遇见种荷的邓师傅,一顶皱皱巴巴的草帽,黑脸颊挂着汗珠,手上残留着泥巴印子。

“邓师傅,种荷很辛苦,你也舍得捐款。”“嘿嘿,我是大老粗,却喜欢读书人,小时候,家里穷,念不起书……”

邓师傅随手摘下莲蓬,递给我和刘老师。

青莲蓬,青莲果,白莲子,脆脆的,甜甜的,温馨悠长,沁满心怀。。

xpj9优惠大厅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,“吉安晚报”,“xpj9优惠大厅”的所有文字,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xpj9优惠大厅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,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xpj9优惠大厅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,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,请在30日内进行。邮箱zgja2004@163.com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