坚守与求变
我历来都在乡下老家过年,辛丑牛年也不例外。和往年一样,过年大概就是陪家人聊天打牌,房前屋后溜达溜达,拾掇拾掇些记忆,或者无聊地拨弄着手机以打发时间,因......

     

刘少坤,永丰县人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 2019年5月,获首届"中国书法大厦杯"书法大奖赛优秀奖; 2019年11月,入选"中国书协第四届文质兼美优秀基层书法家创作活动"名单; 2020入选江西省"书香家庭"选树活动等。

     

刘少坤书法作品

■刘少坤

我历来都在乡下老家过年,辛丑牛年也不例外。和往年一样,过年大概就是陪家人聊天打牌,房前屋后溜达溜达,拾掇拾掇些记忆,或者无聊地拨弄着手机以打发时间,因为在乡下睡得不怎么习惯,睡前会拿本书翻阅几页,才能睡得顺畅些。

一天,需要在老房子楼上找点东西,想起楼上还堆放着自己写过的一批作品,那是2003年举办个人书法展存留下来的,想抽出两卷打开来看看,可作品上满是灰尘,既然尘封,干脆就继续尘封吧,也就没打开。旁边侧放着当时展览的《前言》,出于好奇,于是细细读了一遍,有句话触动了我:“学习书法十年,举办这次展览,是对过去十年训练成果的集中展示”。那时就已经写字十载,再算到现在,那是多少年啊,原来,不知不觉中,自己一直在坚守着。

与书法结缘,是小时候播下的种子。父亲是老师,写春联是每年过年必有的节目,我的任务就一个:洗毛笔。每年接过笔,便跑向屋后的小水塘,用笔上的残墨在洗衣服的青石板上“画”字,毛笔干涩了,再用笔尖蘸一点点水,继续“画”。字越来越淡,直到没有了黑色,才将毛笔洗干净交给父亲。从八九岁到十几岁,每年洗一次笔,加起来洗过六七次吧,书法的种子就这样不经意地播下了。

种子遇到了良好的土壤时,就能顺利发芽。1994年我考入师范,“三笔”字是重要的学习内容,每个同学都要写,班上还有个写字非常好的同学,他工作后没几年就加入了中书协。有写字氛围,有学习榜样,我顺理成章爱上了书法。毕业后分在边远山区,虽然头几年陆续入了几个省里的展,但因为没有良好的土壤,投展的步伐逐步停止,不过书写的脚步还在缓慢前行,发芽的的树,长不成大树,好在也没枯萎,仍营养不良般地生长着。

2012年前后,当年一起写字的部分兄弟陆续入展了中书协举办的展览,加入了中书协,心想着自己不能太落伍吧,于是开始关注国展讯息,等待时机到来。2016年,千呼万唤的《第八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览入展征稿启事》终于出炉,第一次投国展,如果随意写作品,不但入不了展,还给将来投展丢失信心,所以是要做充分准备的,不忽视作品每个细节,尽量做到尽善尽美。果然天不负人,即使遭遇了史上最难的展赛(收到来稿3.6万余件,360人进入面试环节,最后312人入展),在经历一路过关冲杀后,终于第一次投国展就入了。再接再厉,后又入展第八届楹联展,第二届行书展,第二届大字展。除国展外,还获得江西省书法最高奖“第二届江西省黄庭坚奖”一等奖,以及获重要商业展“首届中国书法大厦杯”书法大奖赛优秀奖。我比较容易满足,有了一些成绩,就不再背负入展,获奖的包袱,写字的状态反而轻松随性了许多,自由驰骋地书写,“坚守”已然成为一种乐趣。

除了力耕不止,也需要有敏锐感知力,张海先生“一厘米论”对我们启示极好,每位书法作者不应该故步自封,一个细节的进步,就是一次新的突破。

初习书法从颜,柳楷书蹒跚起步,一两年后,楷书有了些基础,就练起了二王,米芾行书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能将路子走得正,班上那位写字天分极佳的同学功不可没,没有他的影响带动,那些年我可能只会抱着颜,柳楷书写。因为路子正,毕业几年入了些省展,加入了省书协。然而光路子正是远远不够的,在乡下工作那些年,没有书法环境,身边也没有可交流的人,受到环境的制约,再多的练习可能也就学了一点点二王,米芾的皮毛而已。

不断徘徊,却无法理顺。2009年的某天,看到一位书法前辈写的字很合自己的口味,觉得很喜欢,我就以这种笔法写了一幅字参加全市书法比赛,结果获得一等奖!评委说我何绍基行书写得很好。遂上网查找,深入了解何绍基,人谓其书法“有清二百余年第一人”,“书法浑厚,崇碑抑帖,重骨轻姿。独特的回腕高悬执笔法行笔慢,多用藏锋,笔锋裹在线条中间,且行且止,亦涩亦留,艰难挺进,积点成线,形成一种沉缓生涩之感,显示一种深厚与坚强的主体性格”。寻寻觅觅,原来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,思路终于理顺了,血脉逐渐畅通起来。

学会多条腿走路,才能够走得稳,走得远。为了学习何绍基书法,我开始收集资料,刻苦训练,拜访相关名师。全国每有何绍基书法展,必定前往观看学习,拍图存底,为此还特意买了平板电脑,用来拍照存资料,把平板电脑当字帖,反复揣摩,临习。沉淀几年,终于收获果实,我用何绍基行书风格进行创作的作品连续入四个国展,还斩获江西书法最高奖,以及获重要商业展奖。

与何绍基书法结缘十年,给我带来了巨大改变,让我收获满满,但缘分的东西谁说得清呢,人在一条路上走着走着,到了一个岔路口,明知道前面的路依然风景美好,可侧脸看另一条路,似乎有不一样的风景,而且让人充满好奇,就想去探寻她,于是就这样转向另一条路,探寻她不一样的景致。

近一年多时间,书法之路大概就在这样新的路径上探索着。我拾起二王,米芾,又时常细细揣摩欧阳询,苏轼书法,在结构,笔法以及谋篇布局上找寻共性,思考,提炼如何使这些风格在一幅作品里共存,而且是合理的共存。这很难,不管多艰难,也不一定成功,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结果呢?

书法这条路,我是一直会走下去的,寻求改变也是一直在做的事情。

xpj9优惠大厅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,“吉安晚报”,“xpj9优惠大厅”的所有文字,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xpj9优惠大厅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,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xpj9优惠大厅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,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,请在30日内进行。邮箱zgja2004@163.com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