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布衣议政”欧阳澈
895年前,即公元1126年,北宋的倒数第二年,金兵大举进攻宋朝,危及京城汴京。金兵这厢边,铁了心要烧杀抢掠。宋朝这厢边,却围绕战与和,文武官员发生激烈纷争......

欧阳和德

895年前,即公元1126年,北宋的倒数第二年,金兵大举进攻宋朝,危及京城汴京。金兵这厢边,铁了心要烧杀抢掠。宋朝这厢边,却围绕战与和,文武官员发生激烈纷争。在这场关乎家国存亡的纷争中,宋朝无论官与民,多有惨烈的死亡。

这些惨烈死亡的人中,有不得好死的投降派(李邦彦,唐恪,耿南仲之流),也有死得不值的使者(聂昌,王云),更有慷慨激昂,死得其所的两个庐陵县儒林乡籍人——一个是永和的欧阳粦,因反对议和而被焚而死;一个是原籍欧桂里,居崇仁县的布衣青年欧阳澈,因激烈议政而被杀。

欧阳澈(1097年—1127年),字德明,是欧阳修一个本家老爷爷欧阳俊的后代。欧阳俊曾任南唐洪州屯田院判官,于宋开宝年间(968年—976年)因为生病而告老还乡,回到吉州之庐陵县儒林乡欧桂里,后迁居到抚州的崇仁县青云乡(今马安乡栎油村),享年57岁。

欧阳澈的曾祖父叫欧阳韶,爷爷叫欧阳恕宇,父亲叫欧阳俞。可谓四代布衣,欧阳澈也是布衣。但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,即使身为布衣,也不成为不积极参政议政的理由。

欧阳澈少年时就是个美男子,头发和鬓毛都是卷曲的,善于谈论世事,崇尚气节和正大的言论,意气激昂不为屈服。而忧国悯时,出于他的天性。

早在靖康初年(1126年),年仅30岁的欧阳澈就响应国家号召,撰写提案。他条分缕析了政策的诸多弊端,又提出了国防御敌的10项建议。由于言辞激烈,州官府不让传送上去。欧阳澈只好退下州府,又搜集朝廷的阙失,时政的乖违,以及可以用来保卫国家,抵御恶敌的办法,除去蠹国害民的贼臣等10件事,再次写成奏章,传送给皇帝。

不久,欧阳澈又论列10件事呈献上去,并附上说明:“我所进献的三个奏章确实是切中要害,但是有的是触犯当权大臣,有的是违背陛下的听闻,或者结怨于富贵人家,或者遗怒于御史台,谏院的官员,我不是不知道,却敢于向陛下直言不讳的原因,是希望用自身而使天下安定。”

欧阳澈的奏书一共有三个巨轴,重得连驿站的士兵都扛不动,州将只好挑选大力士扛在肩上背着去朝廷。

1127年四月,金人大举入侵,胁迫宋朝廷在汴京城下缔结盟约而离去。欧阳澈听说此事,就告诉他人:“我能够用嘴巴去讨伐金人,比百万军队还要强。我愿意杀身以安定社稷国家。如果皇帝不信任我,请把我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放在朝廷作为人质,我自身出使金国,奉亲王返回。”同乡人每每笑他狂妄,纷纷阻止他。

建炎元年(1227年)年八月二十五日,欧阳澈不听劝阻,徒步走到高宗皇帝临时居住的地方,呈上《对策》。在这封《对策》中,他怒斥当政权臣黄潜善无能。而这时候的高宗皇帝呢,由于刚刚上任,还沉浸在前面两个皇帝被掠蒙羞的悲痛中不能自拔,哪里有空去听建议,理朝政?朝中大小事情都是黄潜善负责。黄潜善哪能受得了他这番猛烈抨击?于是暗中建议高宗皇帝把他杀了。

高宗皇帝昏庸,就听从了。于是黄潜善把布衣愤青欧阳澈绑到菜市场路中央,连同另外一个带头“闹事”的太学生陈东,一起斩杀了。欧阳澈生于丁丑年,死于丁未年,享年才31岁。

当时主持政事堂工作的人叫许翰。许翰下班后,听说菜市场杀了人,就问黄潜善杀了什么人。黄潜善说:“斩了陈东,欧阳澈。”许翰大惊失色,查究诏书为什么没有送政事堂。黄潜善冷笑着说:“诏书只送给我黄潜善一个人,你怎么能看到?”许翰意识到大事不好,于是极力请求辞职。他同情陈东,欧阳澈之死,替他们撰写了悼词。

过了7年,即绍兴四年春天,宋高宗赵构意识到当年斩杀陈东和欧阳澈是错误的。他成为了违反宋太祖“不杀直言人”的第一个皇帝,也怕遭天殛,于是追赠两人承事郎,秘阁修撰,给他们的亲属加官。做了这些,赵构还觉得不够表达悔恨之意,又专门撰写了平反诏书,送达欧阳澈家乡,还录用了他的三个后人为官,赏赐良田十顷。诏书有一百多句话,大约是说:“您是个十分不幸的人,不失为忠良。我这八年来,经常是为您一食三叹!过去禹汤罪己,我现在也要自己悔罪于您。”

欧阳澈的弟弟欧阳卫于是被封为迪功郎,儿子欧阳飞黄,女婿黄怡都封为将仕郎,后调任袁州司户参军。可惜欧阳澈的妻子陈氏和大儿子欧阳飞英都先死去了。母亲罗氏被命为郡夫人。在崇仁县的长安乡龙源村赐给葬地,赏赐祭田。第二年二月,举行招魂仪式,对欧阳澈实行衣冠葬。此外,丰城人范应钫在崇仁学校中为欧阳澈建立了祀祠。

欧阳澈虽然身为布衣,虽然生命短暂,但才学深厚,文采斐然,著有诗歌《飘然集》三卷。会稽人,抚州判官胡衍义仰其高义,把他的《三书》连同诗集汇编刻印成《欧阳澈撰集》六卷存世。

兹录其一首《踏莎行》:

雁字书空,橘星垂槛。江天水墨秋光晚。香丝袅袅祝尧年,公庭锡宴挥金碗。

醉索蛮笺,狂吟象管。珠玑灿灿惊人眼。遏云更倩雪儿歌,从教拍碎红牙板。

xpj9优惠大厅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,“吉安晚报”,“xpj9优惠大厅”的所有文字,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xpj9优惠大厅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,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xpj9优惠大厅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,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,请在30日内进行。邮箱zgja2004@163.com
Baidu